转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68556316

前言

这是我很久前写的一篇文章,当时是一时有感而发就写了出来。过去了这么多年后,我依然觉得这篇文章写的适用于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所以我决定再把它翻出来,写在这里。下文中提到的“几天前”等时间词汇都是距今大概十来年的事情了。

请注意,虽然我将标题写为“不要从大众平台找到学习之路”,但是不代表我反对关注和浏览大众平台的文字。

正文

曾经(很多很多年前)我试图在不同的平台上建立交流群,以便对计算机科学有兴趣的人可以交流。但是由于我规定问问题前至少先google(至少百度)一下,至少先了解一下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再发言。当然我还规定了问问题应该提供的信息以及提问方式,结果导致发言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变得一片寂静,不得不解散。

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每个进来的人都是怀着一颗想获得知识的心而来,却在我简单的一条规则下变的沉默了。明明这条规则应该是每一个试图从别人那里获得知识的人都最低限度应该保证的前提。试想如果我下一次往linux-xfs邮件列表或#xfs IRC channel里发一句:“有人在吗?我有个问题。”或者“谁知道我为什么用不了我的U盘了?”。 我相信这样久了Dave他们一定会把我拉到黑名单里过滤掉的,因为和这样的人说话简直就是浪费宝贵的生命。

可是看到很多其它的学习群,比如冠以linux学习为名义的QQ群或公众号都在良好的运行着。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所以尝试我加入了几个这样的QQ群和公众号,并尝试为里面的人解答各种问题,以便寻找原委。但是很快我便受不了了,受不了的不是问题太简单,而是里面讨论问题的过程简直不堪入目。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在看着一个懵懂的孩子,正在用无比崇拜的心情,试图从她的那群整天只会在村口嚼舌头的七大姑八大姨那里了解怎么做一个有价值的人。看得让人炸舌,让你觉得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充满渴望的眼神,前仆后继的走上只能村口嚼舌头的道路。

举几个例子,也是我这几天在那几个QQ群里司空见惯的事情(下文中每个单独事例的ABCD…都是重新定义的个人,不是上文的延续):

事件1

A发了一个截图显示他尝试在已有一个windows的基础上再安装一个Linux系统,到分区那步不知道怎么弄了,于是问道“哪位大神知道下面该干什么?”。

然后一个好心的B出来说(原话):“后面带ntfs的(windows占用的分区)别动,不带的删了重新分区。”

A听了赶忙问:“大神,这怎么分啊?”。

B听到别人叫他大神开始高兴了,侃侃而谈到“先分一个/,然后/boot分个500M,再分一个swap一般是内存的一或二倍。”

A听的一头雾水,因为A根本连分区是什么都不太懂。我嘴欠,说了一句:“我劝你先找个没用的虚拟机,在上面练习一下linux的分区和挂载,理解一下分区的意思,再回来弄。要不你一知半解的弄对已经存在的数据很危险。”

结果没有人回应我。B继续说:“点那个+号就分区了”。

A听他的瞎捣鼓了一会,截图显示他把整个sda分成了一个分区挂在了/分区上,然后点开挂载点处的下拉菜单问B道:“怎么找不到swap啊?”

B竟然没看出问题的严重性,继续说:“据我了解好像后来的linux安装时都不用分swap了,没事你不分也行,装好系统会自动给你分出一个swap的。“

然后又跳出一个C,C信誓旦旦的说:”你直接手写swap进去就行”。

A连忙谢C大神,然后把刚才挂载在/上的分区挂载到了/swap上……当然后果肯定是不行,在不断有更多的人加入讨论,而且尝试了无数次类似这样的“瞎猫碰死耗子”的行为后,A终于把系统搞乱了。最后这些人信誓旦旦的把锅推给A,说他小白自己把系统搞乱了,然后还一副迁就的样子劝他:“看你能力也有限,你就只分一个根分区就得了,swap不分也行。”

A照做后点继续按钮弹出一个错误信息,大致意思是说"设备忙,不能分区"。A截了这个错误信息的图给这些人,这些人像是没看懂一样说:“那还是得分swap,看来不分不让继续”(天啊,睁着两眼说瞎话)……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没再看他们聊什么,只知道最后这个A还没装上linux就已经不小心把他的windows系统给删了,还很难过的说“我的游戏啊,我的记录啊”……

事件2

A(不上面的ABC了)先来一句:“有人在吗?我想问个问题”。

等了好久没人回,又问:“没人吗?”

B答:“当然有了” 。

CDEF等也起哄的说“有人,我们不是人吗?”。

然后A说道(原话):“我在一个目录下有一个文件夹,这个文件夹下还有文件夹,以此类推有大概四五层。里面不同的位置放着一些不同的.txt文件。我现在想把这些.txt文件全拿出来放到另外一个单层目录里。只拿出.txt文件,不要原来的文件夹。各位大神有没有办法啊?”

BCDEF销声了,这时一个G跳出来写了一条find命令,大概是这样写的

"find ./ -type f -name *.txt -exec mv {} /tmp/ "
对,你没有看错,结尾就是少一个分号。我以为他就是不小心漏打了,心想这还算是一个知道点什么的人。然后A把他这句命令直接贴到命令行执行,然后说:"我刚执行你给的命令,文件没有被挪走啊?还报错了(他也不说也不看是什么错)"

我刚要插嘴说A没理解G的意思,结果G的一句话直接把我也给噎住了,G说:“我也是从百度上查来的,这个命令好像就是操作当前目录的txt文件,然后把文件挪到/tmp里,要不你这样,你在你要操作的目录里把这行写到一个move.sh的脚本里,然后执行那个脚本。然后再到/tmp下把.txt文件弄到你想拷贝到的目录下。”

我已彻底无语,我说:“你有个问题,别人给你指明用find命令,那你至少应该去看一下find命令的文档啊。在这像没头苍蝇一样乱幢不是办法的。而且你这个命令结尾少一个分号。”

G连忙说:“啊,那个分号有用啊?我以为就是个结束符,没用。呵呵”。

我还解释了一下find的那几个参数的意思,结果A看到我又回答他了,赶忙像饿了三天的人看到面包一样,扑过来就就说:“那大神你告诉我一下应该怎么写这个命令吧”。 还发了一个非常可怜的表情。

我当时心里只有两个想法:一、我刚才的话白说白劝了。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于是不再接下面的话。

事件3

A说:“我忘了我机器的启动密码,只能重装系统了吗?大神救我!”

我不解的问他:“你给你的机器哪个启动阶段设置了密码?”。

A说“就是root密码。”

我无语了半天,心说我真是嘴欠,但还是好心的告诉他:“你得说是登录口令。你不能说启动密码,因为启动过程很复杂,没人知道你指什么启动密码。”

A听后似懂非懂,继续说:“那大神有办法挽救吗?”

我很诚恳的跟他说:“方法有很多,但是从你刚才的提问看,我说了你不一定知道怎么做。比如在init的时候直接获取一个bash交互,不经过登录认证。或者用另一个linux系统挂载你忘了密码的系统的跟分区和必要分区,然后chroot过去修改root口令。等等”。

他说:“好的,我去尝试一下第二种方法”。

结果这时候一个人跳出来发了一个从百度上搜索出来的结果的截图,并告诉A照这个做就行。A一下子高兴了,连连道谢,谢谢大神指点,然后去执行上面说的每一个他都不理解的步骤去了。我大概看了一眼,知道他肯定不可能按照上面说的做成功,因为出入还是不小的,直接照着敲肯定不行。但是我寄希望于他能去求一下甚解,尝试理解每个步骤背后的意思之后把一些步骤上的偏差修正。结果当天下午我又看到他可怜巴巴的在群里恳求大神指点他那个问题,他果然一点进展都没有。

事件4

A发了一张截图(看似很高端),问道“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

BCDEF等几个人附和道:“不知道,这什么啊?还望大神指点。”(现在真是“大神”泛滥,“大神”这个词总能让我联想到过去人们经常叫“大仙”的场景)

A特骄傲地对B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一哥们刚按照百度上的方法黑进了一个防火墙,说是以色列还是哪的,问我黑进去现在能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所以来群里问问。”

一众人等赶忙膜拜,大呼“黑客啊!牛B。 我以前也学过一点,后来不练都忘了。”

还有人说:“我以前搞过防火墙,几年不弄了,忘了怎么搞了”。

A似乎觉得很得意,说:“这都黑进去了,我就是不太了解黑金去后该怎么做,要不早就搞破坏了。”

一众人还回应说:“是啊,是啊,不做点什么多可惜,有人知道防火墙能干什么吗? ”

看着他们各吹各牛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搞笑版华山论贱。。。

类似上面的例子太多太多了,简直不胜枚举。我至今还没有在这几个群里碰到一个“合格”的问题,大部分都是截一个图(图上有明显的错误信息或提示信息) ,然后发上来问“哪位大神知道上图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是最多的。更有甚者连他做了什么得到什么错误都不说,比如直接问“我U盘用不了了,哪位大神知道怎么回事?” 问问题的都是这样的。

我并不认为问低难度的问题就是愚蠢的表现,衡量的标准不是问题的难易,而是问问题的态度。这个态度不是你叫不叫别人一声“大神”的事,而是你作为一个寻求帮助的人,要让别人看到你身上有两个亮点:一、你在问问题前已经尝试研究和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你碰到瓶颈了。二、你现在的知识水平足够让别人给你讲明白你的问题(就像一个连四则运算都还不会的人,怎么也没法给他讲明白微积分的问题。)

问问题的人有问问题的义务,那回答问题的人也有回答问题时的义务,但是我这几天的感觉却是大部分接问题说下去的人简直在“毁”人不倦。每次有人问我问题,除了有明确答案的,我一般都以提示和引导的方式引导提问者按照某一思路或给出我知道的一些关键字让他顺着去自己研究。因为谁也不一定比谁多知道多少,任何一个人在一个问题上多研究一点,他可能就比你知道的多了,而且片面的固定步骤往往把人引入深渊。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一些本来自己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当的人,却在以“大神”的视角向后来者传播着他们充满错误理解的知识以及学习方法上的陋习。这简直太可怕了。我一直强调读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因为这就像咬耳朵传话一样,一段话被传的层数越多,越容易背离它原来的意思。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类似的笑话或节目。更可怕的是一群以为自己拜了真菩萨的人正在跟着这样一群泥菩萨们过河。而那些真菩萨其实都没有把自己当作大神,越是接近神的人,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越不敢轻易把话说死,怕自己已有的思想束缚或破坏了后来者更上一层楼的理解和思维。

我一直的观点就是“永远不要寄希望于能从大众娱乐平台上找到真正的学习之路”,如QQ、微信、校内(以前火,现在已经没什么人用了)、微博、贴吧等等地方,聚集的都不是真正想要潜心研究知识的人,而是为了娱乐、为了利益、为了名声等而来。大众娱乐平台可以传播科普知识等,因为像科普知识、生活妙招、人文评论等也有娱乐的效果。但是对于严谨的学习,这些地方绝对不是合适的场所。不光是学不学的到真东西的问题,而且它还会影响你的思维和做事方式,让你陷入“吹牛”、“浮躁”、“闲扯”、“懒惰”、“虚荣”和“盲目”等的泥潭,而不自知。我自己虽然也在知乎、CSDN上写写东西,但是我自认为自己就是来发表发表纯主观看法闲聊的,顶多是写一些半技术的文章给自己做做笔记(有机会和人闲谈几句),仅此而已,根本就没有通过大众平台传播理论知识这种“崇高”的想法。

真正理科性(文科我不提是因为我不懂)专业知识的学习永远是小众的。既不是下里巴人,也不是阳春白雪,它就是枯燥的苛刻的研究世界,它的关键字是:个人、潜心、忍耐、缓慢、艰难、重复、无趣、严谨等等。而大众世界追求的是关键字是:激情、搞笑、心动、放松、可吐槽、故事性等等。这根本就是两条基本不相交的路,妄图通过大众平台学习理论知识,真的跟过去经常有人问“有没有又轻松又能学到真本事的方法?”一样。

(下面的话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请谨慎阅读。当时写的时候有点小激动了)

……

……

很多崇拜大神的人以为自己在崇拜的路上与大神越走越近,他们可以说出很多大神的名字和事迹,甚至用过大神的产品,读过大神的软文。而实际上是那些你真正崇拜的“真神”,他们在和另外一群“真神”们正在辛勤的打造着通往未知世界的道路,在他们的脚下有数不清的跟随者支撑着,做的好的跟随者可以被他们带到超越他们的地方,做的一般的也在为这一建设填砖加瓦。

而更多的自认为的崇拜者,实际上根本就是“怀春的粉丝”在“真神”们不知道的遥远的一片泥潭里扑通而已。那是另一片更容易进入的世界,新跳进去的人和在岸边观望的人都被先于他们跳进去的人带领着。而那些先跳进泥潭的人不一定比后来的多知道多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先跳进的一定染的更黑,所以更黑的人就是更厉害的“大神”,跟随他们就能早日超脱成神,这种观念在这片远离“真神”的世界上传播着。

补充一

我题目写的是不要试图从大众平台找到学习之路,注意是“学习之路”,也就是说我的观点是不能希望依靠大众平台学有所成,理由我上面已经说了。但是这不代表你绝对不能从大众平台去搜索“经验之谈”。

然而会学习的人和不会学习的人的其中一个区别就是,会学习的人有自己的判断或者说追求客观的判断,而不会盲从。不会学习的人很容易受到大众平台上各种言语的“蛊惑”,轻易的被别人带跑。会学习的人在看过一个回答或一个文章后,会想办法理解来龙去脉,至少应该可以看出里面论述的错误或片面或模糊的地方,会客观性的评估内容的可参考性,会通过更客观的资料来分析和认证自己认为“可能错误”的地方,从而将这部分只是真正化为己有,而不是单纯的被别人带着走。不会学习的人到死都只会发出两种感叹:“竟然不工作,求大神救救孩子!”或者“竟然能工作了,好神奇!”。

大众平台上有没有学习之路?我认为没有,因为它不符合学习所需要的各种条件因素。大众平台上有没有有参考性的文字?我认为有,只是你要有足够的知识水平和端正的学习态度才能较游刃有余的在正式学习之余穿梭于大众平台之中。否则我认为就会像我正文描述的那样,陷入泥沼,走上另一条远离大路的道路。

Q.E.D.


The best thing you can do at work hard.